东莞驳斥倒闭潮:皆因国产手机大打价格战-导电

2015-11-04 00:00

10月份以来,广东东莞一名民营企业老板的“湖南企业家在东莞”微信群里气氛有些压抑。

一个做机械的企业老板说“打算退休,今年开始逐步退出市场”;另一个做机械的同行老板则附和说“工厂减产80%,一直在亏,现在完全是在给工人打工”,还有一个身家数千万的老板倒没说自己工厂怎么样,只是说“现在跟你们打一场牌,几百块我都肉痛”。另外就是一些“贷不到款”、“收不到帐”等各种吐槽。

对于接下来怎么办,群里多是沉默。

这群湖南中小企业主很早就来到东莞奋斗,现在基本上是人到中年,大部分从事机械制造加工、服装鞋帽制造或家具制造等。他们享受到了东莞高速发展期,现在正面临着人工管理成本增加、出口遭遇困境、无力参与政府主导的转型升级等尴尬处境。

“少亏就是赚” 

今年国庆节后,东莞制造业“倒闭潮”之说开始蔓延。

2014年年底,知名手机零部件代工厂苏州联建科技宣布倒闭,随后联建的兄弟公司,位于东莞的万事达公司和联胜公司相继倒闭,三家公司员工人数有近万人。之后手机零件制造商东莞市奥思睿德世浦电子科技老板欠债1.35亿元跑路,400名员工失业。还有从事杂牌手机制造的东莞兆信通讯也因资金链断裂倒闭,1000多名员工失业,董事长高民自杀。 

多家大型知名厂商关闭让“倒闭潮”之说越来越被媒体放大。 

尽管当地官方多次表达东莞制造业并未整体遭遇危机,但今年国庆节后,东莞长安镇知名的台湾金宝电子厂部分员工在假期后返厂时发现生产线已被拆除。这件极度吸引眼球的事件让东莞制造业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据澎湃新闻记者在金宝电子厂了解,目前金宝电子对上述员工进行了调岗,并承诺员工们调岗后的薪酬福利待遇等都不变,同时称这是正常的生产线调整。不过有员工仍然不愿意接受调岗安排,“从今年8月份开始就没什么活干,仅仅拿到底薪,调岗后也一样,更希望拿到经济赔偿后离开。”有员工如此表示。 

对于“倒闭潮”之说,目前并没有很权威的数据来支撑。 

不过,多名东莞企业主也的确向澎湃新闻记者反映,他们2015年的日子并不好过,旗下工厂大规模压缩产能,“少亏就是赚”是他们今年经营的思路。 

邵怀明来东莞开厂10多年,工厂主要生产数控机器的配件,为多家东莞大型工厂的供应商。经过10多年打拼,其工厂规模鼎盛时期有100多工人,然而目前他的工厂加上行政人员才20人左右,他拥有的一栋三层楼厂房只留下一层楼用于生产,其他两层打算租出去,不过无人问津。 

“即便这样,厂子现在每个月的利润养20个人都在亏钱。”邵怀明说,只能等待经济形势变好,只要工厂不关就还有希望。 

与邵怀明想法不同的是,另一个企业主唐自忠正有序退出市场。唐自忠比邵怀明还早来东莞创业,主要从事机械制造,经过多年努力,他的工厂年销售额超过5000万元。 

现在他只接少量订单以维持工厂基本运营,因为“很多帐都没有收回来,不可能一下子就把厂子关停”。 

唐自忠还告诉记者,作为供应商,他下游的厂家日子一样不好过,据他了解,“目前只有10-20%的厂子生产正常,50-60%的厂子都不同程度减产 ”。 

不仅是中小企业日子难过,东莞上市公司日子也不好过。 

东莞市南兴家具装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002757)是一家研发、制造板式家具生产线设备的专业化生产企业,位于东莞市厚街镇,今年5月份才上市。 

一个工人告诉记者,“近两个月工作很清闲,订单少了很多,一些生产线已经停了,公司也没通知什么时候恢复正常”。 

南兴装备2015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82亿元,同比(比上年同期)下降了11.98%。 

东莞还有5家生产电子设备的上市公司,主要分布在电子制造产业的上下游,分别为惠伦晶体(300460)、正业科技(300410)、生益科技(600183)、勤上光电(002638)、劲胜精密(300083)。 

上述5家公司的半年报显示,业绩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亏损最为严重的是坐拥三星大客户的劲胜精密,甚至净亏1.6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14.71%。劲胜精密2015半年报解释称,塑胶精密结构件营业收入受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增速放缓、主要客户三星塑胶精密结构件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影响,致使营业收入下降。 

而生益科技在其报告中则称,2015年,不论是宏观经济形势,还是金融货币形势;不论是大宗商品走向,还是电子市场的前景,均出现了错综复杂的变化。各种有利不利的因素互相渗透、交错,从而令2015年的市场呈现多变且不稳定的局面。 

上述企业主坦言,“上市公司或大企业的业绩一旦不好,对它下游产业链的中小企业影响最大,一家没活干,几十家甚至上百家小企业就没活干”。 

 
2013年7月4日,广东东莞,已经关闭的皮具厂车间。 视觉中国 资料 图 

“讨债和躲债” 

邵怀明还告诉澎湃新闻,“其实今年订单还是有的,但产品生产出口收不到钱,这意味着我生产得越多亏得越多”。 

邵怀明说他也欠其他供货商的钱,目前他的生活状态就是讨债和躲债。这一情况在其它企业中也有存在。 

以前述6家上市公司为例,公司当期的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无一例外大幅增加。比如南兴装备,其2015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达到1.27亿元,比上期增加了270%多,同样应付账款为5577万,比上期增加了37%。 

观察最近倒闭的东莞制造企业,绝大部分是劳动密集型的低端制造企业。 

东莞一度凭借成本低廉等优势,吸引了不少外商投资中国制造业,但这一优势正逐渐消失。 

人工成本的增加是目前东莞劳动密集型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这一方面加剧了企业的外迁,另一方面使得中小企业的利润空间越来越低。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广东(东莞)战略性新兴产业研究中心副主任龚佳勇对此撰文称,东莞是外向型经济,东莞制造业大地震可能还会持续很多年,没有了人工成本优势,低端产业淘汰是大势所趋。 

2012年中国的人口红利到达顶峰后,低端制造业生存土壤不再。目前中国正大力倡导产业转型升级,然而对于遍地开花的东莞制造业,尤其一些低端制造业很难适应这个转型过程,如今的情形正是阵痛的表现。 

东莞政府驳斥“倒闭潮”之说 

对于“倒闭潮”之说,东莞市政府予以了否认,并通过官方媒体驳斥。 

一方面东莞经济并未受到影响。东莞市政府的统计信息显示,2015年上半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1256.43亿元,同比增长4.5%。另一方面企业的数量仍在增加中。2014年,全市新登记企业及企业注册资本两项指标更是创下了历史新高。 

今年7月,东莞市市长袁宝成曾表示,近期外界关注的倒闭的企业大都是智能手机或其设备部件的生产商。“近几年全球智能手机产业发展非常快,企业竞争也非常激烈,有的企业由于其母公司经营状况不理想,而关停在东莞设立的工厂,这是正常的现象。市场经济中优胜劣汰,并不能说明制造业整体遭遇了危机。” 

10月份,袁宝成在央视节目中高调提出“机器换人”,东莞制造业已经遭遇“刘易斯拐点”,必须通过“机器换人”来解决招工难问题。 

资料显示,东莞已连续三年安排2亿元市财政资金资助企业实施“机器换人”,东莞市政府正试图通过大力推动“机器换人”来加速推动传统制造业加快转型升级。 

不过一些低端制造的中小企业称,它们没有资金和实力完成这样的转型升级,目前的政策不能从根本上回应和解决低端制造业遇到的困难。 

地方政府要不要去救这些企业,还是让企业按照市场规律自己倒闭,已经成为这类企业和政府的博弈。 

热门文章排行

/news/2017/301.html 2017中国手机厂商会独占印度市场吗?

2017中国手机厂商会独占印度市场吗?

/news/2017/343.html 什么是导电泡棉

介绍了导电泡棉的参数

/news/2017/314.html 苹果终于出了红色iPhone

苹果终于出了红色iPhone

/news/2017/323.html 无人车有多热?

无人车有多热?

/news/2017/326.html AR眼镜将取代智能机?

AR眼镜将取代智能机?

/news/2016/7.html 什么是导电布?

什么是导电布?以纤维布(一般常用聚酯纤维布)经过前置处理后施以电镀金属镀层使其具有金属特性而成为导电纤维布.可分为:镀镍导电布,镀金导电布,镀炭导电布,铝箔纤维复合布.外观上有平